《自由主義的新遺產:殷海光、夏道平、徐復觀政治經濟文化房屋二胎論說》
  作者:何卓恩
  版本:九州燒烤出版社2013年4月
  定價:38.00元
  聶華苓眼中的殷海光,個性卓絕、精神自由,令人崇敬嚮往,亦是愛花愛人,溫暖如斯。掃一掃,即可閱讀這篇著名的散文。室內設計徐復觀(1903-1982)
  原名秉常,字佛觀,後由熊十力更名為復觀,取義《老子》“萬物並作,吾以觀復”,湖北省浠水縣團陂鎮黃泥嘴徐塆鳳鳳形灣人。是“現代新儒家”的代表人物之一。其一生中就儒家思想與中國傳統、文化問題住商不動產,中國知識分子的性格及歷史、命運問題發表大量論著,為研究、傳播中國傳統思想、文化作出重要貢獻。著有《兩漢思想史》三捲,《學術與政治(甲、乙集)》、《徐復觀雜文》六集、《中國藝術精神》、《中國思想史論集》及續集、《石濤之一研究》等。《殷海光與近代中國自由主義》
  作者:何卓恩
  版本借錢:上海三聯書店2004年5月
  該書是大陸研究殷海光生平和思想的重要作品之一,也是作者的代表作。在該書中,作者把殷海光放到近代中國自由主義的歷史脈絡中,細緻地梳理和解釋了殷海光思想轉型的原因和意義。對於瞭解臺灣思想轉型和近代中國自由主義的轉型有重要的參考價值。《臺灣民主轉型的經驗與啟示》
  作者:朱雲漢 等
  版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11年12月
  本書為海峽兩岸十餘位重量級學者討論臺灣民主轉型的論文集,具體議題涉及政治改革與經濟發展、政商關係與公民社會、民主選舉與政黨競爭、網絡在民主轉型中的作用等等。難得的是這個論文集有清晰的現實關懷,許多作者都在關心可以向臺灣學習什麼,應避免什麼陷阱。殷海光(1919-1969)
  本名殷福生,湖北黃岡人。臺灣地區五六十年代最具影響力的學者、政論家、哲學家和邏輯學家,中國現代重要的思想家之一。殷海光一生不斷地探索,焦慮地思索,思想道路不斷地演變。他崇尚西方文化,但在多年以後,他開始對中國傳統文化重新估價,逐漸承認傳統的價值了。在他生命的最後一刻,他斷斷續續地說:“中國文化不是進化而是演化,是在患難中的積累,積累得異樣深厚。我現在才發現,我對中國文化的熱愛。希望再活十五年,為中國文化儘力。”夏道平(1907-1995)
  湖北省大冶縣人,臺灣著名經濟學家、政論家,一生以倡導自由民主和經濟自由理念為職志,他的文字讓中國社會對市場經濟的理解,從理想與信念的層次,大大提升到完整與嚴謹的學術體系。與此同時,夏道平也是一個傑出的翻譯家。如果按照著述的類型觀察,他一生最主要的著述成就,是他以數十年心力,在華人世界第一個(到目前為止也是唯一的一個)系統翻譯了現代市場經濟經典名著。
  中國知識分子歷來以天下為己任,有太強的道德關懷,用世心太切。又因為資源往往集中掌握在權力手中,知識分子為了推行自己所理解的“道”,千方百計爭取權力的支持,甚至不惜違背自己的信念和良知。知識分子與政治權力走得太近,糾纏太深,本為“得君行道”,結果卻往往是“得君失道”。
  □書評人 張洪彬
  我們對臺灣實在很難稱得上真正的瞭解,以至於今天有些人想象出民主、開放的“民國範”,並延伸到國民黨敗退臺灣之後的時段。這樣的想象背後,是一種非此即彼的思維模式,因為不喜歡A而竭力美化與其對立的B。
  要瞭解臺灣轉型的思想淵源,何卓恩教授的近著《自由主義的新遺產》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何教授長期從事臺灣政治轉型的思想史研究,先前出版過《殷海光與近代中國自由主義》、《〈自由中國〉與臺灣自由主義思潮:威權體制下的民主考驗》,掌握了大量相關材料,對這一段歷史有較為全面、整體的把握。作者此次出版的《自由主義的新遺產》一書,較為詳細地介紹了1949年後臺灣思想史上的幾個重要的人物:殷海光、夏道平和徐復觀。
  三位人物的籍貫都是湖北,在臺灣他們都算“外省人”,都是不受蔣介石政權待見的人。三位的思想分別代表轉型時代的政治思想、經濟思想和文化思想,他們從不同的思想進路論證自由作為一種價值,在現代社會中的核心地位。他們與其他諸如張佛泉、周德偉、雷震等學者一起,就像扳道工一樣,共同促成了臺灣思想的轉軌,為臺灣政治局面的轉變奠定了思想基礎。
  思想轉型:從主義走向人性
  促成思想轉型的人物,自身也經歷了複雜的思想轉變。以自由主義鬥士著稱的殷海光,早年曾是國民黨宣傳部門的一員健將,是國民黨官方意識形態三民主義的忠實擁躉,對蔣介石也一度甚是崇拜。但是,隨著政治局勢變化,世界思潮轉移,殷海光的思想逐漸發生了變化。重壓之下,殷海光的思想重心轉移到民權主義,並最終逸出三民主義的拘限,服膺哈耶克等人的新古典自由主義。殷海光的思想歷程並非孤例,雷震、傅正等人亦是如此。
  夏道平這位以“自由經濟的傳道者”聞名的學人,對市場經濟、經濟自由的認識也有一個逐漸發展的過程。在上世紀30年代初,資本主義世界遭遇嚴重的經濟危機,蘇聯的計劃經濟卻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這種對比使許多人對計劃經濟都很有興趣和好感,夏道平在當時接受的教育就是當時甚為流行的計劃經濟。到臺灣之後,因為受哈耶克、米塞斯的影響,以及實際工作中的親身感受,夏道平對經濟管制才發生了嚴重的質疑,並建立起對市場秩序和市民社會的信心。
  出於複雜的歷史文化因素,五四新文化運動的主流觀點認為以儒學為代表的中國傳統文化,與現代的民主和科學格格不入,儒學不符合科學精神,是專制權力的幫凶,因而應該全盤拋棄,轉而接受西方的現代文化。《自由中國》時代的殷海光、張佛泉,以及後來的李敖等人仍然持這樣的觀點。但是,西方的民主政治是以西方的文化傳統為背景和基礎的,而中國並不具備那樣的條件,因而全盤西化論雖然簡單卻不可行,民主政治很難真正深入人心。而且對於民族文化有強烈情感認同的人來說,完全拋棄自己的文化傳統實在難以接受。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有梁啟超、梁漱溟、張君勱、熊十力、牟宗三等新儒家學者力圖打破這種思維預設,並把民主自由嫁接到中國以儒學為主體的文化傳統上。徐復觀是這個傳統中的一個重要角色。他認為維護專制統治的主要是法家而非儒家,儒學中與現代價值不相容的是一些低層次的思想要素,而儒學的精華即儒學中的高層次思想與現代價值則是相容的,因而可以實現中西交融。與許多維護傳統文化的人不同,他坦承儒學中有許多要素需要現代批判來加以激活和揚棄。
  失敗的辯論:用世心太切
  正是因為在對待傳統文化的態度上的分歧,殷海光擔任主筆的《自由中國》和徐復觀主編的《民主評論》,雖都以民主自由為鵠的,且都以反極權為旗號,但是在如何達至民主自由這個共同目標的途徑問題上分歧甚大。這場論戰是近代中國自由主義與儒學論戰的一次集中呈現,在特定的歷史背景下突出地表現出中國現代思想論戰的缺點:這些論戰中出現了大量非關學理的成分,如誅心之論、人身攻擊。
  殷海光深惡新儒家論說中的形而上學色彩,斥之為“鬼話”,“道學餘毒未盡,迴光返照”,指責儒學是專制勢力的幫凶,“互相導演,互為表裡,彼此構煽”。而徐復觀則斥對手為“文化暴徒”,說對手“叫囂、辱罵、戴帽子、放冷箭”,“惡毒而下流”,“精神不正常的人”,“自虐狂”。雙方都義憤填膺,指責對手的學說為極權張目,學理論辯被道德批判所干擾。
  我們很容易發現,這樣的論辯模式在中國的知識分子群體中甚為常見,古代有,現代有,當代還有。這大概是因為中國知識分子歷來以天下為己任,有太強的道德關懷,用世心太切。又因為資源往往集中掌握在權力手中,知識分子為了推行自己所理解的“道”,千方百計爭取權力的支持,甚至不惜違背自己的信念和良知。
  知識分子與政治權力走得太近,糾纏太深,本為“得君行道”,結果卻往往是 “得君失道”。太強的道德關懷可以產生“正氣凜然”、“氣勢磅礴”的戰鬥檄文和道德文章,卻很難發展出思考深入、推理嚴密的巨著,尤其無助於養成智識上的謙卑和對異己的寬容。這樣的教訓,我以為當下中國尤需記取。  (原標題:臺灣轉型的思想扳道工)
創作者介紹

整修

kt37ktphx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